大商又关郑州1号店,是天灾还是人祸?抑或兼而有之?

摘要:大商又关郑州1号店,是天灾还是人祸?抑或兼而有之?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袁婷婷

3月30日上午,在大商新玛特金博大店一楼中庭,大商集团、大商郑州地区集团高管宣布,该店将于3月31日正式关闭,同时,该店全体员工分流至该公司在郑州市场的其他门店工作。在现场出现的大商集团最高职级负责人,是大商集团总裁兼大商郑州地区集团董事长吕伟顺。

大商郑州地区集团营销副总鲍知言表示,大商关闭郑州金博大店的核心原因是该店租金过高,同时存在经营不善,近期也受到了疫情影响。

3月30日,在大商金博大店,记者看到一楼不少商户正在打包货品。一家品牌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闭店的消息之前大商没有任何通知,他们是听到商场员工说商场要关了,看到超市处理货品和一些商铺整理商品之后,多方打听才知道大商将要闭店,即便如此,在3月30日早晨被关在大门外得知闭店的消息时仍然感到吃惊。“如果要闭店最起码提前一星期说,让我们找好下家、做好专柜转移,这样突然宣布我们也扛不住。”

据了解,虽然大商宣布闭店了,但不少商户的货款还未结。去年11月29日开业,承诺一个月一结,每个月的25号对账,返上个月的货款。

一家初次创业与麦迪逊签约的品牌负责人表示,3月12日复工至今都没有开张,压了近两千件冬装,达70多万元,而且去年已经定了2800多件春装,进货价66万元,已经给公司交了10%的预付款,“现在公司要求我提货,如果不提,还要给公司交违约金。现在只能尽量减少损失,想办法促销,否则货就压在了手里,”

对于关闭金博大店,大商或早有准备,“从去年开始,合同就不是一年一签了,而是一个月一签。”一家专柜负责人表示。3月30日下午,大商就金博大店闭店张贴了停业公告,公告显示:“大商麦迪逊城市奥特莱斯金博大店将于2020年3月31日闭店后停止运营。为保证您的利益,您持有的大商集团河南通预付卡在河南省范围内大商集团其他所属商场均可使用,您持有的大商会员卡和天狗积分可在郑州市大商新玛特国贸总店(地址郑州市金水区花园路38号)继续使用。”

同时,还贴出了一张针对麦迪逊商户的公告,公告显示:“我司已通知河南麦迪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于2020年3月31日终止合同,并依据合同约定于2020年4月5日前将场地内物品清空及恢复场地原状”,随后,在街道办事处的协调下,修改为“依据合同约定于2020年4月10日前将场地内物品清空及恢复场地原状”,并重新张贴公告。

说起大商金博大店的病因,不得不提2006年轰动中原商界的金博大租赁权的拍卖。2006年4月20日,“金博大”商场3年期租赁经营权公开拍卖,多路商业界大佬经过83次激烈搏杀,最终,“金博大”的租赁经营权以当时4.21亿元的天价,被来自大连的大商集团收入囊中。这一天价租金也为大商金博大店后续经营埋下重大病因。由于当时市场竞争不激烈,恰遇商业的快速发展期,加之大商集团以此为支点在中原开疆扩土的需求,这些成本尚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2013年商业市场风云突变,传统商业发展遇阻,盈利能力持续下降,运营的成本在商业上的表现越来越突出。2014年开始,大商郑州地区集团就开始谋划金博大二期扩建工程。以此作为商业转型的契机,借此一来实现商业升级转型,再则消化金博大店高额的运营成本。2015年的一场业界皆知的大商郑州地区集团换帅风波过后,大商金博大店的二期扩建就此搁浅,耽搁了治病的最佳时期。

自2016年开始大商金博大店亏损幅度持续加大。据大商股份相关财报显示,2016年至2018年,金博大店净利润分别约-1.05亿元、-1.17亿元、-1.44亿元,连续三年持续亏损过亿,且亏损幅度越来越大。

2019年在自救无力的情况下, 2019年7月27日,大商郑州地区集团与河南麦迪逊商业有限公司举行签约仪式,针对“连续三年亏损过亿”的大商金博大店,准备借助外部力量的加盟,以城市奥莱业态为转型突破口,踏上自救之路。金博大与麦迪逊“郎才女貌”,不由让人对金博大转型奥莱之路产生不少期待。然而,从大商•麦迪逊奥特莱斯金博大店开业所展示的品牌布局来看,金博大的“洋老公”麦迪逊,与蔡盛此前所说的“美国最大的奥特莱斯供应商之一”的实力相去甚远。开业时“3天3夜不停歇”的活动过后,在郑州风生水起的商业大潮中趋于沉寂。

▲大商•麦迪逊奥特莱斯金博大店麦迪逊方周总与签约商户协调闭店事项

持续亏损的金博大店不仅仅是大商郑州集团的一个包袱,也是 大商集团的一个沉重包袱,作为上市公司,大商金博大的亏损直接影响到上市公司的业绩,每年一个多亿的利润打水漂,搁谁都会心疼。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大商集团高层对金博大店的持续巨亏早已不满,郑州地区集团如扭亏无望关店是不二之选,包袱终有甩掉的一天。

2016年3月,大商郑州嵩山路店发生闭店风波,因欠租金及相关费用超过3个月,物业方宣布解除双方租赁合同;2017年1月,大商新玛特洛阳总店突然关店,与业主和商户的矛盾重重;同年,开封千盛、新乡新玛特千盛店闭店;2018年,大商超市绿城广场店,在租赁合同未到期的情况下闭店;2019年9月,大商千盛生活广场富田店因与业主纠纷关店数日;

大商郑州地区集团目前不止金博大店一个店存在问题,大商在郑州的紫荆山店、中原新城店、大商新玛特郑州国贸总店也各有各的问题。

大商新玛特中原新城店自2016年就开始巨亏4千多万,到目前为止亏损幅度没有减缓的迹象,因拖欠租金问题与业主方矛盾重重。据多方信息验证,业主方已开始与其它商业公司商谈合作事宜。

大商郑州地区集团目前的招牌店大商新玛特郑州国贸总店,在面临品牌资源不足、盈利上涨乏力的同时,也因拖欠租金问题收到了业主方的解除合同通知书。据(2019)豫01民终16965号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内容显示, 河南新田置业有限公司、河南郑州国贸商业有限公司向大商股份(郑州)商贸有限公司、大商集团郑州新玛特购物广场有限公司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并于2019年5月20日向郑州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郑州仲裁委员会已经受理,现已裁决。大商股份(郑州)商贸有限公司、大商集团郑州新玛特购物广场有限公司提出上诉,经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现在也处于尴尬的经营困局。

如果不能有效地化解与业主之间的矛盾,将存在被动关店的风险。

曾经叱咤风云,与丹尼斯比肩的大商落到如此的地步不免让人扼腕。“2006.06--2020.03经历了辉煌、见证了落寞…二七商圈第二家综合商业体闭店,打破格局重新洗牌!只有强势姿态、闭门造车而不去迎合发展、研究市场、满足客户需求,走向落败一定是必然,结果的到来只是时间而已。一声叹息……”一位曾在大商工作十余年的离职管理人员对闭店在朋友圈发出的感叹也多少说明了一些问题。

“商业的运营重在“人、货、场”,小到一个店,大到一个商业集团都是一个道理。一旦一个环节出问题,就会出大问题,何况大商在人、货、场三个方面都出现了问题。近几年来,大商郑州地区集团中、高层管理人员大批量的离职造成人才梯队培养衔接断层,专业运营人员匮乏,出现集团高层身兼数家主力店店总的情况。由于新来的高层管理人员对本地市场运营生态、品牌资源了解不够充分,由强势市场到一个弱势市场心态、姿态未能切实转换,导致与供应商、业主方关系疏远。品牌商撤柜、与业主矛盾频发是管理者对本地资源转化能力不足的最直接的体现。一个企业在人、货、场三方面都出了问题,企业不出问题倒是怪事了,有悖市场规律。姿态放低一点、对于一个管理者不是什么坏事,何况你又不强势。”一业界资深人士与记者探讨时如是说。

不管是前大商离职人员还是业内资深人士都提到了“强势”、“姿态”这两个词,进一步使记者相信前一段与一个知名企业负责人聊天时讲的一个事情的真实性。据他讲,有一个手握大把有分量的品牌、代理品牌年销售十几个亿的一河南本土知名供应商与他聊天时发牢骚,说他约了大商某领导多次,没时间见,过了很长时间终于得以相见,领导派头十足,端着的身段始终放不下来,好歹我在丹尼斯也是戴维(David)请我吃饭的人啊,心中很是不爽。

大商入住中原14年,如今走到今日这般光景,究其原因,大商相关人员也提到了经营不善的问题,将来谁会背这个经营不善这个锅,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反观商业做的好的商业项目,无论是本土的丹尼斯、新田商业、正弘城等还是外来的万达广场、杉杉奥莱等。都有一个共同的属性本土资源转化率高,与河南商业运营环境高度契合,与本地商业资源深度融合。丹尼斯说是本土企业,其实他应该是最早进入河南市场的台资企业。可以说是本土属性转化最快的一家企业。当初的高管带来先进的管理经验,并很快融入本地、培养本土商业人才,通过本土人才把自己的理念传输给品牌方、员工等,形成了良性互动,加速了企业的粘性,由于这种良性的互动也帮助本土商业人员迅速成长和发展起来。从目前来看,丹尼斯各店店总都是河南本地人,大卫城业绩迅速提升,在单体量的购物中心达到全国前十,这也体现了河南本土商业人的综合能力并不差。

同丹尼斯一样,万达在河南的商业项目高管、店总也大都为在河南商业历练多年的河南人。自从进入河南,万达广场的营业额持续增长,尤其是近几年已经进入河南商业第一方阵。其成功的核心也在于充分利用万达企业成熟的管理模式,广泛地吸纳本土优秀商业人才,转化本地供应商资源,与河南商业运营生态体系高度融合,而不是完全照搬北上广的运营模式。杉杉奥莱的成功也基于此。

闭店对一个企业来说是运营到了终点,而对市场来说将会是一个新的商业项目孕育而生的开始。在目前郑州主城区尤其是核心商圈来说,商业项目资源已属于稀缺品,很多好的商业项目进入郑州为找一块心仪的地方而费尽周折。大商金博大店的闭店无疑给好的商业项目进入郑州提供了良好的机遇。对郑州二七商圈乃至郑州商业的繁荣发展都会带来积极的影响。

不管是大商郑州地区集团后续的发展也好,还是对即将进入郑州的新的商业项目来说,如何适应河南商业的运营环境、做强团队的本土资源的转化能力、与河南商业生态体系高度融合、互融共生,都是不可回避的问题。

来源:大河客户端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